世界上幾乎沒有什么事會比僅憑聽覺來評價揚聲器更為主觀的了。一位音響迷的美餐可能成為另一位音響迷的毒藥。但對于有經驗的聽者--這是指那些曾經花了幾百小時在有控制的條件下比較過若干揚聲器以及那些同意應有一套準則的人--來說,他們在方法和結論方面應當有一些共同的基本點。
但那并不是說我們必需強求一致。如果你認定最美妙的聲音是舞會上最強的低音沖擊,那也就由它!“購買所喜愛的東西”這個勸告直接了當,并且總不會出錯,但是如果你同意把“準確”(accuracy)作為揚聲器的理想品質,你就會發現下述知識大大有助于找出一個準確的揚聲器。在這里“準確”的定義是:在無可避免的價格和尺寸限制下,在盡可能寬廣的頻率范圍內再現原來錄音的音調音色、動態和環境氣氛各個方面的細節,變動越少越好。當然這個定義也是迂回的、間接的,因為如果不是用某個揚聲器播放出來,你又怎能夠知道它原來的聲音是怎樣的呢?你和我都不知道那幅世界名畫“蒙娜·麗莎”究竟有幾分像那位十六世紀貴婦真人,但是我們相信李安納多·達·芬奇這位技巧精湛的畫家,認定他的畫是準確的,此外還加上藝術性。相似地,如果我們選一張有藝術性的唱片,我們應該假定它重放起來可以做到幾乎和原來演奏一樣真實。盡管錄音設備(如話筒)在固有音質上同揚聲器一樣會有差異,但幾個優良的錄音之間的實質上的音質差異應當遠比一部優良和一部平庸的揚聲器之間的差異要小得多。

hdav.com.cn


試聽者的職責
沒有什么東西能取代經驗,所以應該抓住每個機會去聆聽和比較揚聲器。要記住聽音環境是至關重要的,在聆聽時應當總是使用優良的放大器或接收機和優良的音源組件,以減少可變因素。但你可以確信即使是類似的喇叭,聆聽時發現聲音有差別的情況,遠遠比發現放大器和唱機有差別多得多。如果你使用A/B比較測試裝置,它有一套直接連到兩對或兩組揚聲器的開關。進行測試時要小心把比較工作做到均衡,即把兩組測試揚聲器的音量保持相差在0.5分貝以內(這只能用一個準確的聲壓表來測定)。這是一件心理上的事實:如果一個揚聲器的靈敏度比另一個大,因而聲音也稍為響些,人們就會覺得那個揚聲器音質“好”些。
另外一點必須知道的是:揚聲器位置對聲音影響之大會出乎人們意料之外,所以聆聽時必需把所比較的一對或一組揚聲器互換位置,即使肩并肩擺放也要互換,你將能夠聽出位置對聲音的影響。但是你不要僅僅依靠A/B比較測試,同時也要逐對(或逐組)聆聽來了解它們的聲音特性。

轉自laowoniu.com

顯然聆聽材料是十分重要的。要選擇一些演示用唱片,選擇的要點不是根據它音樂美妙,而是根據它錄音準確,同時能夠顯示音質的某個特殊方面。選擇評估揚聲器用的唱片有多種方法,我經常輪回使用幾段熟悉的音樂以便我能有的放矢測試某個關鍵的聲音特性。(參看下面附錄測音唱片)。這個方法的好處是你很快就會對那幾段音樂熟到這種程度,即你已經不把它當作音樂來聽,而只是集中注意音樂怎樣準確地重發。
試聽項目清單
究竟要聆聽揚聲器的哪些聲音特性呢?不同的專家可能有不同的答案,我提供下列幾點:
1. 音色的均勻統一(timbal uniformity)--我認為這是首要的,它意指在寬廣的頻率范圍內從低音到高音音色均勻統一。實際上說,音色統一很難從整體上加以評判,所以我又把它分為四個小范疇:
A. 人聲音域的圓潤性(vocal-range smoothness)--這部分專聆聽人聲(包括歌唱和說話)中的中頻部分是否受到揚聲器色調的污染--這是一部分一般揚聲器的缺點。最常見的“差錯”表現是對不同的人聲音色都一樣。它表現為一種喇叭筒聲或鼻音、或者一種通過合攏的手掌發出的聲音。我認為這是能聽到的最大缺點。它歪曲了聲音根本不同的聲樂家如Janis Joplin和Gordo Inghtfoot的演唱。
轉自老蝸牛家庭影院博客

B. 低頻/中低頻失常--這種情況比較容易聽出。通常的標志是聲音嗡嗡響或者淺薄(一種加重或縮短某些音的傾向),或者一種空洞的聲音(較低男聲表現過分專橫或虛弱)。
C. 下部高音的圓潤性--我通常用集體弦樂演奏來測試這方面。我聽弦樂器的聲音是否尖利得不正?;蛘吒煽?沒有生氣的聲音)或者過分甜美。這是對聆聽者最嚴格的要求,除非你有一些聆聽樂隊的弦樂組現場演奏的經驗。由于廳堂的聲學條件和樂隊的演奏風格不同,即使是最好的弦樂組,有時也會出現粗糙或硬繃繃的聲音。要專心傾聽是否經常有軋軋刺耳的聲音或金屬聲,同時又注意聲音是否過分豐滿得聽來不自然。要試聽幾張唱片,看看這種不良品質是否唱片本身所引起。
D. 頂尖的高音(tip-top treble)--在大部分音樂中幾乎沒有什么聲音超過13千赫,如果我們確實聽見這個頻率的聲音,那只是“電光一閃”而不是樂音。聆聽爵士或搖滾中鐃鈸的敲擊是掌握這種聲音的簡易途徑。流行音樂high-hat rides把爵士和搖滾結合在一起,錄音自然的這類唱片是極佳的測試材料,它包含有干凈的、重復出現的瞬間高音。你要集中注意聆聽每一下這種瞬間高音,看看是否晦暗(缺乏最高八度音) ,過分尖利(太多最高八度音)、和模糊(某種不清晰、好像口齒不清的非金屬聲,實物鐃鈸不會有這種聲音)。

轉自laowoniu.com


2. 音像定位--這里我所指的是空間感、聲場、深度以及用來描述揚聲器如何營造一個真實的聲學空間環境氣氛的許多名詞術語??偟膩碚f,音像定位是最多變化的揚聲器品質,同時也肯定是最難評估的,那是因為即使再生得最好的聲音也總不十分像原來的聲音。
我首先聽音像的穩定性。當音樂頻率高低變化時,歌唱家或樂器獨奏家的位置是否游移不定,從一側移到另一側,或者從前面轉移到后面,整個聲場是否在兩個揚聲器之間的空間全面鋪開?或者緊縮在中間部分?人聲和樂器聲從前到后的深度是否自然?殘響是否過分或不足?
所有這些問題都是粗略的,沒有一個“絕對”的答案。每個揚聲器都以某種方式歪曲了聲音“現實”,所以上述變化純屬個人口味問題。不同類型的揚聲器有本質上的不同音像定位特性。舉例來說,雙極式(dipole)揚聲器像大部分的靜電式或平面磁性揚聲器那樣,通常能夠產生更強的深度和空間感,但在音像定位的準確性及樂器聲場位置的穩定性上卻有所不足。使用號角或某種多個推動單元排列這類控制方向的設計的揚聲器性質恰好相反。大部分常見的雙通道或三通道揚聲器的性質通常介于兩者之間。 微信號:hdavcomcn
3. 動態范圍--實際上所有的揚聲器都在某種程度上壓縮了動態范圍。也就是說,如果超過了某個音量限度,揚聲器就不再能夠在整個頻率范圍內產生均等的干凈的音頻輸出。
動態范圍受限制的表現形式,有一種是很明顯的:這就是驅動單元(通常是中頻或低頻單元)在出現強大的瞬態音時產生嗡嗡聲、劈拍聲或砰砰聲。另一種形式比較精細,它就是非線性頻率的響應。揚聲器在某些頻率范圍內(通常是深部低音)不能保持恒定的輸出,其結果是在很大音量時過分明亮(中頻/高頻部分通常比低頻部分更能產生干凈的高電平輸出)或者在強大的 、寬頻帶瞬態音缺少重量和沖擊力。
在偶然聆聽情況下顯然難以判斷這些動態限制因素。你能否確定聽出了低音單元的“底部失真”(bottoming)而非放大器的削波失真(clipping)?你能否聽出是揚聲器失真而不是家具、地板、窗戶的振動?你能否聽出聲音過分明亮是由于揚聲器的限制而不是你自己耳朵在極高音量時自然“失真”?除非你在一個十分熟悉的環境聆聽,將找不到問題所在。 轉自laowoniu.com
4. 低頻延伸--能夠真正重放整個音頻頻帶直到20-25赫的揚聲器極為罕見,同時,很少揚聲器不能產生80赫以上比較強大的輸出。當我們提到低頻延伸時,指的是十個八度樂音中的最低兩個八度。傳統的樂器極少出現這種振動(但敲擊樂器、電子合成器和錄音聲軌中的隆隆低音例外)。
具有40赫左右音頻的唱片相當稀罕,古典音樂(如科普朗的《為普通人而作的鼓號曲》)中的低音大鼓和流行音樂中的超低合成音是最好的測試材料。不幸的是除非把揚聲器搬到自己家里,否則極難判斷它的深部低頻響應,因為揚聲器位置和房間聲學環境對低音的影響比之對揚聲器任何其他性能的影響都要大。
根據上述要點,我傾向于采用一兩張非常熟悉、具有堅實有力敲擊的唱片來評估揚聲器,我用輕松的心情去聆聽那種無拘束的深沉低音和有真實感的砰然一響。不過要等到有機會在自己的聽音室重復這種測試時,我才認為自己的判斷合格,到了那個時候我才有足夠信心評定哪部揚聲器“好”、“差”、“中等”或“絕對難以置信”。
轉載請注明出處,www.jokopic.com

測試唱片介紹

下面是一些我經常用來聆聽揚聲器的CD樣本,你會注意到大部分唱片都發行了五年以上。不過如果它們能頂用,就沒有理由改換。請你把它作為出發點再逐步補充你自己的測試材料。AMANDA MCBROOM: amanda (Sheffield Lab 10066)
我在“amanda”和“The Rose”兩首歌中聽到低音和中低音的圓潤性。這是一張卓越自然的現場錄音唱片,具有非常中性的人聲,自然的音像定位以及溫暖的低音。
THE HOLMES BROTHERS: Jubilation (Realworld 92127)
我聽這張唱片通常是為了聽“I want Jesus to walk with me”這首歌中男聲的發音吐字,頂部八度音的開闊感和音像定位的穩定性。整張CD自然地、密切地再現Holmes Brothers卓越的人聲音色--用來評價中頻人聲品質再好不過,另一首歌“I’ve had my chance”表現一種圖像化的左-右聲場,深度不算深但可以分辨得出。它用來做音像定位的比較十分合適。 轉自老蝸牛家庭影院博客
JOHN EARGLE: Engineer’s choice (Delos 3512)
這張唱片的每一段聲軌對測試某個項目都非常適合。包括各種廳堂聲學條件和聲場。我常用的有下列這些:
1. 肖斯塔柯維奇第八交響曲的片段,用作測試音像定位及聲場深度以及下部高音的弦樂音色。這段音樂復雜而有深度,但具有精確和廣闊的立體音像,還有寬廣的頻帶和迅速變換的音色,它對于揚聲器創造一個錄音的深度和廣度的能力提供一次嚴格的測試。
2. Messien的Pentecost Mass for organ。如果你聽膩了巴赫的D小調前奏曲與賦格,這首音樂是最佳的代換品,它是具有低頻延伸的真正優良的管風琴錄音。
THOM ROTELLA: Without Words (Dmp 476)
這是一張Rook/Fusion小型搖滾樂隊的非常干凈的錄音室制作的唱片。其特點是動態寬廣,大量有力的電子低音,以及合理自然的最高八度。我經常使用第一道聲軌(“Since I met you”)逐漸增大的響度來測試動態的保持能力。雖然對于某些揚聲器,需要大量功率來防止當腳踏鼓、低音、響弦鼓三者一齊響起來時,放大器產生削波失真。此外還用來測試動態受限制的標志,以及明顯的機械性限制等等。
PHIL WOODS: Here’s to my lady (chesky JD3)
我用這張卓越的爵士樂四重奏唱片來測試音像定位的穩定性、高音空間和低音圓滑性。它表現一個非常自然的小房間音像和突出的架子鼓聲音。鼓演奏者肯尼·華盛頓喜歡用音色晦暗的鐃鈸,所以我主要測試深度而不是測試最高八度的那些“閃光”。我用得最多的第二道聲軌那首“Johnny Hodges”,它的開頭是一個極好的測試片段。
BEETHOVEN: 早期的弦樂四重奏(Alban Berg四重奏團 EMI 47127/8)
我用這兩張唱片來測試下部高音/弦樂的圓滑程度,音像的精確性和深度。這套唱片聲音十分熱烈并且充滿“木味”(woody)。如果弦樂部分的聲音粗糙或過分尖利,就一定是有些不正常的事情發生了。大提琴顯示中部低音的豐滿聲部。每條聲軌都可利用來測試,但對于這段音軌不要沉迷于音樂而忘了自我。
如何測試五個(或六個)揚聲器
測試環繞聲系統揚聲器時,上述四個聆聽范疇--音色均勻一致、音像定位、動態范圍和低頻延伸--仍然不變。不過對于電影來說,動態范圍和低頻延伸可能還要加強一些。
中置揚聲器是最重要的。對電影來說,中間聲道放送一切對話、大部分音樂及音響效果。選擇中置揚聲器的最大要點是要求與左右主聲道揚聲器音色盡可能一致。如果要聲場連接無縫,平滑過渡,必需這幾個揚聲器完全匹配。最直接的解決辦法是購買與左右主揚聲器同一制造廠或同一型號或原來設計互相匹配的產品。歡迎光臨家庭影院網www.jokopic.com
下述是一個有用的測試方法,它需要銷售商協助。先只用正面三個揚聲器聆聽一段以言語為主的單聲道節目(TV節目取消立體聲就可以)。用A/V接收機或處理器的電平匹配裝置把中置揚聲器的輸出和左右主揚聲器產生的“幻象”(Phantom)中央聲道(選擇開關放在“無中置揚聲器”位置)加以平衡。然后把環繞聲揚聲器斷開或者選擇杜比3環繞聲格式(只用正面揚聲器)然后坐在靜點(dead center),用遙控器不斷按“有”或“無”中置揚聲器開關,直到你聽到那一部中置揚聲器與左右揚聲器音色最接近為止。
在商店的環境中試聽超低音簡直是浪費時間。因為房間的聲學條件和擺放位置對低音性能影響太大了。相信你會去依賴銷售商的推薦,制造廠的說明書以及雜志上的文章(像這篇之類)。如果有一家同意你拿超低音回家試聽、效果不好可以退換的銷售商,你就在他那里購買,這才是最好的勸告。
在商店中試聽環繞聲揚聲器也有類似情況。這件事好像有趣但不值得。對環繞聲來說,高音的“空間”和深部低音延伸通常不那么重要??梢钥隙▉碚f,大部分有經驗的聽音者,對電影和某些音樂方面都喜歡散射型雙極式環繞聲揚聲器而不大喜歡直接輻射型揚聲器。購買環繞聲揚聲器和超低音一樣最好是從可以拿回家試聽和退貨的商家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