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管古典音樂的黑膠唱片賣得并不好,但古典唱片的供應商卻堅定地認為,黑膠還是大有前途的. www.jokopic.com

  

微信號:hdavcomcn

黑膠的逆襲 黑膠唱片產業正在復蘇

  微信號:860275582

  美國老牌交響樂團——匹茲堡交響樂團的首席小號手George Vosburgh,最近就數了數他收藏的那些黑膠唱片,還用英尺算了下疊起來的高度.這15張黑膠唱片中,大多數都是古典和歌劇.而匹茲堡交響樂團的低音大管手Jim Rodgers從12歲起就開始收集唱片了.

微信號:860275582

  "我一有了錢,就會盤算我可以用這些錢來買幾張唱片,或者買多少(大管)舌黃."Rodgers說. 轉載請注明出處,www.jokopic.com

  誠然,黑膠唱片的收藏也創造了唱片界新奇的衡量模式.像Vosburgh和Rodgers先生那樣的音響發燒友就更喜歡黑膠唱片的音質,他們也許把聽音樂當成了一種神圣的儀式.與如今大行其道的動動手指、放在口袋里就能聽的音樂設備相比,唱片的確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播放音樂,而安放它們也需要更多的空間.

轉自laowoniu.com

  數字科技已經對每一種音樂格式都產生了致命打擊,而唯獨黑膠唱片卻幸免于難.近年來,黑膠唱片銷量經歷了空前的增長,這一現象被稱為"黑膠的逆襲".

http://www.jokopic.com/play-hometheater/1764.html

  古典LP唱片的承辦商們堅持認為,黑膠唱片這種格式大有前途,其好處已遠超越音樂本身. 微信號:hdavcomcn

黑膠產業正在逐步復蘇

  黑膠唱片的逆襲

  尼爾森娛樂高級副總裁David Bakula在產業洞察報告中提出,雖然黑膠唱片只占了唱片業中很小一部分,但它是唯一一個呈現增長勢頭的音樂格式.

  Nielsen SoundScan發布的行業跟蹤數據顯示,黑膠唱片在6月份占據了實體音樂產品單位銷量的6%.但音響發燒友比起拉赫瑪尼諾夫*來,還是更喜歡搖滾.(注:拉赫瑪尼諾夫/Sergei Vassilievitch Rachmaninoff,二十世紀世界重要的古典音樂作曲家、鋼琴家、指揮家)

  新出的黑膠唱片只占了實體古典音樂單位銷量的0.4%,雖然跟去年相比已經上升了0.1%,但該數據與其他音樂類型,如搖滾、舞曲或電音相比還是相形見絀.

  如今,古典音樂在音樂產品銷售中的份額微乎其微.此外——或者正是因為如此,新出的小型古典音樂黑膠唱片正在投入生產.

  "每次你看到新的產品在其他類型的音樂中開始受歡迎時,這些銷量都會大增,"Bakula說,"而內容提供方(也許)認為那種格式對古典音樂來說行不通."

  古典音樂愛好者普遍比其他粉絲更堅守實體音樂產品,而那些比如搖滾粉絲之類的人群中,大部分已經轉向了數字音樂.CD的一個優點是它的音質比數字文件好得多,而且也無需翻面,因而不用擔心會打斷那些恢弘的交響樂曲或歌劇,這點也優于黑膠唱片.

  "我覺得,那些古典音樂的消費者雖然不一定都是一成不變的音響發燒友,但他們應該比其他音樂風格的粉絲更加注重音質這一方面."Bakula說道.

  今年春天,位于匹茲堡Squirrel Hill街區的Jerry’s Records曾面向學生賣起了古典樂黑膠唱片,但只有20%,也就是25名學生購買.店主Jerry Weber坦言,"古典唱片情況一直沒什么改善,我猜是年輕人已經習慣成自然了,對古典一直提不起興趣吧."今年秋天,他在Murray Avenue店里的銷量估計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一般的音樂商店里,古典樂銷量總是舉步維艱,而搖滾、爵士、或者靈魂樂CD倒仍然賣得不錯.然而,Jerry Weber卻從不拒絕那些包裝得體的古典樂唱片,他也許算得上是美國東部地區古典樂CD收藏量最多的店主之一了,而Weber也把自己描述為"一個十足的收藏癖".他的這些珍藏都來源于WQED(匹茲堡古典音樂電臺)、大學圖書館以及變賣掉的房產,還好那里的古典CD讓他給拿去了,不然也難逃被扔掉的結局.

  "一想到那么好的古典音樂CD被扔進廢物箱,我的心就在滴血啊."Weber先生如是說.

  據悉,Weber每年買入的古典CD比他賣出去的多幾千張;光光是普契尼*歌劇《波希米亞人》的碟就有大約150張.如他所說,歌劇迷現在可以在DVD上看歌劇,而DVD帶來的視覺效果正是黑膠唱片不能匹敵的.(注:普契尼——十九世紀末至歐戰前的意大利歌劇作曲家)

  但情況也不是完全那么糟糕.來自日本、臺灣、香港以及中國大陸的經銷商仍然會光顧Jerry’s Records,然后一次性買下幾百張古典樂唱片."這些家伙是我堅持下去的動力,"Weber說.一些賣得最好的——像貝多芬、喬治·格什溫、加拿大著名鋼琴家Glenn Goulds以及馬友友的碟——在同類CD中非常受歡迎.而店內大房間的過道上則擺放著20世紀的古典和電子音樂,比如John Cage(美國先鋒派古典音樂作曲家)和Steve Reich(美國現代極簡主義作曲家)那樣的作曲家總能讓顧客沉浸在最頂尖的音樂中,這時候他們才不管什么音樂類型呢.

  

黑膠產業正在逐步復蘇

 

  Andrew Soffietti是該店管理古典樂和歌劇CD區域的員工,他說這片地方一直會吸引一批年長的古典樂迷,還有那些想拜學史上作曲家們如何進行作曲和即興創作的年輕音樂人.

  "沒準巴赫那時候就已經開始寫爵士樂了呢,這個想法簡直比后人早了200年."Soffietti說.

  Jerry’s Records里那100,000多張古典樂和歌劇唱片中,大部分都已經絕版了.另外還有約10,000還是12,000張唱片在Whistlin’ Willie’s 78s唱片區內銷售,在Jerry’s中獨立一派,由Weber先生的兒子經營.據Weber先生說,Whistlin’ Willie’s那兒還珍藏著Enrico Caruso*早在1902年的78s唱片.(注:Enrico Caruso——著名的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演出歌劇五十余部,隨時能演出的曲目有五百多首.)

  高保真的追求

  Vosburgh先生作為一名匹茲堡交響樂團的首席小號手,黑膠唱片對他而言就代表著音效的正統——在聲音和保真度方面,他的耳朵不容許音質的半點瑕疵.

  "高質量的音樂就是在不斷完善中而成的,"Vosburgh先生如是說.他曾參與過數百張專輯的錄制,其中還有一張獲得了格萊美獎.

  在他看來,由于數字錄音技術只是將幾小段音樂拼湊起來,它們缺少了模擬錄制的音樂所呈現出的大量信息.(你可以這樣理解,組裝拼湊而成的數字音樂就好比電影的框架而已.)在碰到交響樂時這個問題更為明顯——他說,當眾樂器合奏,氣勢恢弘之時,大部分音樂元素都丟失了.

  已經56歲的Vosburgh先生坦言,"從純藝術角度來說,毫無疑問模擬錄制的音樂比數字音樂更有藝術欣賞性."

  從上世紀60年代一直到80年代,Vosburgh經常會參加一些欣賞音樂的派對,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會聚在立體音響周圍,沉醉于音樂的世界中,并對音樂家加以評論."曾經社會上有這個好風氣,只可惜現在因為數字音樂火了,就再也沒有了."他說.之后,他會做一個聽覺體驗測試,來對相同的音樂在黑膠唱片和CD上的效果做一個比較,而模擬錄制的永遠都是勝者.

  說到買唱片,Vosburgh認為唱片公司是最重要的因素——他鐘情的那類公司總能帶給他厚實又高質量的黑膠唱片,以及記錄了聲音的深而寬的溝槽,比如Deutsche Grammophon*.遇到最喜歡的專輯,他會買好幾個版本,"所以我覺得我后半輩子都不愁沒東西聽啦."至于那些稍差一些的唱片公司,若有他特別喜歡的專輯,他也是會收藏的.(注:Deutsche Grammophon——德意志留聲機公司,世界最著名的古典音樂唱片品牌,1998年被環球唱片收購.)

  

黑膠產業正在逐步復蘇

 

  圖二:貼在很多黑膠盤面上經典的Deutsche Grammophon LOGO

  而低音大管手Rodgers則一心搜尋某些特定的交響樂團和唱片公司的作品,比如RCA唱片公司*,他們封面上幾只在暗處的小狗讓人印象深刻.Rodgers也喜歡那些很少見的唱片,當然還有匹茲堡交響樂團自己的作品.(注:RCA——索尼音樂娛樂旗下的唱片廠牌,也是立體聲萌芽時期的三大發燒品牌之一)

  Rodgers在加州長大,現在46歲.據他說,他以前會趁他母親外出跑差事時,花上幾個小時翻遍LP唱片."我的很多音樂史知識都是通過在Tower Records里讀唱片背面上的文字而學到的."值得一提的是,Rodgers與他的妻子共收藏了幾百張古典唱片,還有三個唱機轉盤.

  黑膠唱片對于Rodgers來說,其意義已經超越了音樂本身.就拿開始放黑膠說起吧,那挑動每一根觸覺神經、甚至有些費力的動作就好比一個神圣的儀式:從專輯封面內將唱片緩緩滑出,把他小心地平放在轉盤上,再撥動唱機的指針讓音樂靜靜流淌."你在做這一切的時候,心靈都是虔誠的,"他說.

  由于聆聽唱片的方式可以滿足各種維度的需求——視覺的、觸覺的、音樂上的、歷史上的——因此,它就能孕育出另一個次元:回憶."我的某些回憶就是專屬于某些我聽過的唱片的."Rodgers說道.他最喜歡的唱片之一——DG公司發行的一張錄有三首大管協奏曲的唱片(分別由莫扎特、韋伯以及捷克作曲家科策盧所創作)也碰巧是他收藏的第一張唱片.

  盡管Vosburgh已經不太主動去收藏什么唱片了,但他仍然會在匹茲堡交響樂團進行全球巡演時偶爾買幾張.因為他妻子是該樂團的資料主管,所以他們需要收集樂團的所有唱片,但要給那堆15英尺高的唱片再添點什么,可能不是那么容易.

  "我在我儲物柜里有堆了2英尺的唱片哦,不過她還不知道呢,"Vosburgh說.